人生若只如初见,不若红楼梦里心

作者:王静来源:中华励志网 2016-10-04

世人休笑甚荒唐,红尘滚滚我本痴。

——题记

你虔诚地跪在佛祖的面前,请求佛祖让你们结一段尘缘。佛曰“孽缘也。’你仍固 执地点点头。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度相思量,宁愿相思苦。即使这是一段孽缘,你依然无悔。佛祖无奈地摇摇头。于是轮回之后,你便成了盐课林老爷的千金。命运的齿轮不息转动,悲欢离合不停上演。慈母病逝后,你便离了家乡进了荣国府。这一年春,杨柳初绿,天气尚寒。

“少女何时起工愁,记得那回花下一低头”。与宝玉的初次见面,你惊叹何等眼熟到如此。当宝玉得知你无玉后将通灵宝玉狠命地摔去后,你哭了。宝玉那执着而坚毅的眼神与记忆中的他逐渐结合,原来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于是,眼泪便找到了泄口,奔涌而出,诉说离别后一寸寸的相思。

“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大观园那是你舞文弄墨,才华尽展的地方。海棠社里你魁夺菊花诗,风雨夕闷制风雨词。重建桃花社,联诗凹晶馆。敏捷的才思在诗词间跳跃,那是天地都为之动容的灵性。大观园更是你和宝玉情的温室,你们如同破茧的碟勇敢地冲破封建的桎梏,从相知到相爱。西厢记的妙词传递着你们的心心相印,埋香冢飘零的花瓣承载了你们的怜怜相惜。怡红院的宿鸟栖鸦铭记了你为他流的眼泪,潇湘馆的纤纤玉竹聆听了他为你匆忙的脚步声。虽然有金玉良缘的隔膜横在心中,但你相信人的坚持终会战胜宿命;虽有佛祖的戒告在耳边回响,你却信服共携的双手会冲破所谓的注定。

如同蝴蝶飞不过沧海,穿不过两岸的光阴。在凤姐掉包计的奇谋下,你和宝玉的姻缘还是分离。那是你最后一次去看宝玉,你瞅着宝玉只是笑。不是不知注定的结局,而是宁愿执迷不悟。执着于他灌溉时专注的眼神,执着于他捧花时细腻的柔情。因为有爱,所以不悔。当紫鹃催着你回家歇歇时,你缓缓地站起来望着宝玉静静的说这就是回去的时候了。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或许你是真的该回去了。

宝钗出闺成大礼的那晚,风刮得很大。潇湘馆外的竹子发出阵阵呜声,正在诉说着离别。你怔怔地看着燃烧着的诗稿和手帕,前世今生的片段推到面前,他的恩,他的笑,他的泪,他的痴,竟像长在心中的刺刺得心好痛。远远传来阵阵喜庆的弦乐,想到木石前盟还是输给金玉良缘,你的嘴角浮现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宝玉,宝玉,你好。”最后那个“狠”字你还是不忍说出口,一切的一切都停留在那最后一滴眼泪上。是不是早在,《葬花吟》你就预料到今天的结局“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最终宝玉实现了他的诺言,出家做了和尚。说不清你和宝玉之间是谁负了谁,也许都没有,只是败给了命运,相遇在一个错误的时间

沁芳溪水运着花瓣缓缓前行,只是少了在树下拾花的两人,这些花瓣难免陷入污沟的厄运。夕阳西下,残云似血。树上余下的花瓣孤零零的在风中摇曳着,如同在历史洪波中浮沉的封建王朝。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作者:王静)

点击显示

天天励志正能量

返回心情故事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