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朵沙漠玫瑰吧,既然选择了风雨兼程

作者:杨鹏杰来源:中华励志网 2016-01-03

【导读】眼前这如火如荼的来自非洲大漠的异域玫瑰,不正是那种能在冰寒冻气里天地未暖、自心先萌的,不断磨练坚强果敢的斗志、激发内心深处的潜能,在危难困苦面前,在生存受到挑战、生命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依然能够初心不改、执著求索,保持青春激扬、热情奔放,直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充满对生命虔诚感恩和崇高敬畏的巨大力量吗?

做一朵天宝花迎候最美绽放

杨鹏杰

我家前楼住着一对喜欢旅游的中年夫妻,丈夫小马在农科院做生物学研究,妻子燕桃是一个自由撰稿人,兴许是受了丈夫小马的感染,业余也特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一个月前,为了感谢我在他们外出时经常代为照看他家的小猫咪,夫妻俩执意送给我一盆天宝花,又称沙漠玫瑰,说是去非洲游玩时带回来的原种。

去非洲游玩时带回来的沙漠玫瑰

我虽然对花卉没有什么研究,可一听到这花是人家不远万里从非洲带回来的,自是难能可贵。再看那叶子就像一把把长圆的墨绿茶匙,轮生于茎干顶端,仿佛一把把倒扣着的翡翠小伞一一伸展开来,其茎干下面脱落叶片的地方还都留有一个个状如小嘴的黄褐色印记,甚是别致有趣、讨人喜欢,便日夜悉心照料,三天两头地就给它浇水、松土,可天宝花好像认生一样,压根不领受我的热情,一天天得越来越蔫巴,到后来已然有了枯萎的迹象。

是日黄昏,在小区里碰到了携手散步的夫妻俩,友好地寒暄了几句之后,我还是忍不住怯怯地说:“你们送给我的那盆花,估计是不行了,蔫了好些天啦。”两人听了,怔怔地相互对望了一眼,丈夫小马转身对我说:“你是怎么给它浇水的?”我如实回答:“基本上三两天浇一次吧,每次都浇得透透的,就怕花缺了水不好好长。”

妻子燕桃听了我的话,扑哧一下乐了:“都是我们上次给你花时急着赶飞机,忘了安顿你了,这天宝花,还有个名字叫‘沙漠玫瑰’,是个耐热喜干燥的品种,是不能浇太多水的,要等表面的盆土完全干裂,看上去感觉快要干枯了的时候才能浇水,那样长得才健壮,花才会开得妍丽别致、旺盛持久,才会每年花开二度,开出最美哟。”

一头雾水的我忙问:“为啥是这样呢?”丈夫小马饶有兴致的给我解释起来:“这天宝花呀,是原产非洲沙漠的一种耐酷暑植物,花期一年两季,不怕干旱和高温,即使被连根拔起数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只要让它汲取到适量的水分,就可以看到它的复苏、绽放。但就是不能三天两头的浇水,过多的水分反而会引起脱叶和根部腐烂。”

妻子燕桃接着又说:“其实不只是天宝花,我们身边有很多种生命都是这样,在他们的生长过程中,往往需要的不是一味的浇灌、施肥,而是要遵从自然、随其本性,哪怕置之或酷暑湿重或干涸窘迫的境地,只要初心未泯、情志不改,就能在适当的时候由内而外的焕发勃勃生机。www.lvyougl.com

听着夫妻俩一番话,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一直以来,小到一草一木、大到天地万物,无论是什么,都觉得外界的帮助和环境的影响最重要,忽视了事物本质、乃至内心深处蕴藏的某种力量源泉。而能让濒临死亡的花儿重新焕发生命活力,这是一种何其强大的内在力量啊!

回到家,我照着夫妻俩教给的方法又侍弄了几天,沙漠玫瑰果然很快地饱满茁壮起来。

当一朵朵天宝花开得最艳、最旺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眼前这如火如荼的来自非洲大漠的异域玫瑰,不正是那种能在冰寒冻气里天地未暖、自心先萌的,不断磨练坚强果敢的斗志、激发内心深处的潜能,在危难困苦面前,在生存受到挑战、生命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依然能够初心不改、执著求索,保持青春激扬、热情奔放,直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充满对生命虔诚感恩和崇高敬畏的巨大力量吗?

或许因为自己曾经不够坚强,我开始喜欢、眷恋上了“沙漠玫瑰”;或许因为那样一种力量的感召,我更愿意学着像天宝花一样坚韧且顽强。做一朵沙漠玫瑰吧,既然选择了风雨兼程,那就勇敢、乐观地携手梦想走向永恒的远方,情亦深、亦真,于心香一脉间,共同去坦然迎候生命花开的最美绽放!

(作者简介:杨鹏杰,1973年出生。呼和浩特市作家协会会员,《青城党风廉政》编辑部副主任,兼任环球出版社编审。至今在国家级、省级和市级各类报刊发表散文、随笔、小小说、诗歌、评论等千余篇,多篇文章获不同奖项。作品散见于《心理与健康》《中国职工教育》《中国文学》《杂文月刊》《思维与智慧》《爱人》《小小说大世界》《散文时代》《青春美文》《长城文艺》《青年文学家》《呼和浩特文艺》《大公报》《中国社会报》《法制日报》《贵州日报》《四川政协报》《福建日报》《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呼和浩特日报》《北京晚报》《今晚报》以及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中国网等。)

点击显示

天天励志正能量

返回青春励志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