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不是药神》看高值药品的医保历程

作者:张梦婕来源:中华励志网2019-02-28

去年一部国产现象级电影《我不是药神》横空出世,电影尺度把握很好,并未过分煽情,但观者早已热情盈眶,或潸然泪下,电影一经上市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国内刮起一轮强劲的舆论风暴,“天价药”触碰到的是中国的医药领域中最敏感、最痛楚的部分。

作为观者,电影中有个场景非常动情,警方追查“印度假药”源头时,一位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领导,我求求你,别在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人也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有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电影中的格列卫,又称甲磺酸伊马替尼,正版格列卫最初在内地的售价高达2.35万,这仅仅是一盒药的价格,以一个月一盒的剂量,一年购药的钱就高达几十万,远远高于国家人均可支配收入,而最初,这些靶向药并没有纳入国家医保报销范围,想要使用这些药只能自费,这个价格令很多家庭望而却步,当陆勇在向大家分享仿制药的时候,对病人及其家属而言,就像那根及时的救命稻草,带来的是生命的希望,所以才有了电影中感人的一幕,其实这些病人并不是在保药贩子,他们是在保自己的命。

当然,国家有关部门并未坐视不理,而是积极采取措施,与相关企业谈判,现在,经过国家相关部门的努力,格列卫已经于2017年2月成功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目录,支付范围为“慢性髓性白血病”和“胃肠间质瘤”的患者,不止是格列卫,还有曲妥珠单抗、利妥昔单抗、泊沙康唑等几十种谈判药品药品相继纳入医保报销范畴,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达到70%,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际市场价格,大大减少了患者医疗费用的支出,减轻了患者及其家属的医疗经济负担,缓解了因病致贫医改难题。而且,就像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国家也不断在提高药品创新研发,利用大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技术加速我国的仿制药以及创新药的研发进程。

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真的会像影片的结局一般:

“别再卖你那药了,现在没人吃了。”

“为什么?”

“正版药进医保了!”

(作者:张梦婕)

点击显示
返回网评文章栏目